?

采取滋擾、哄鬧、非法拘禁等手段“擺平”事端—— 債主反被欠債人圍堵恐嚇

2019-06-18 來源: 作者: 點擊數:

<p>  繪圖 李 雪</p>

繪圖 李雪

<p>  繪圖 李 雪</p>

繪圖 李雪

依法駁回上訴,維持青銅峽市法院一審判決!日前,法槌落下,吳忠市中級法院二審公開宣判,梁明鋼、吳剛等17名被告人被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至7年4個月,并處罰金。

梁明鋼是吳忠市利通區人,2008年9月因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、聚眾斗毆罪、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,2011年6月減刑獲釋。2017年11月至2018年2月,梁明鋼糾集吳剛、金龍等社會閑散人員,采取滋擾、糾纏、哄鬧、造勢、非法拘禁等手段,替人索要債務,“擺平”事端,造成惡劣社會影響。

逼債堪比鬼索命

“直到現在,我都不敢接陌生人的電話。”近日,提及一年多前的遭遇,黃某仍心有余悸。

2013年,黃某從某小額貸款公司借款30萬元建設養殖園區,后因資金鏈條斷裂無法按期償還。

2017年11月8日14時許,固原市原州區新時代美食廣場,在此上班的黃某被金龍、金鵬、陳亞明、吳思琪挾持到靈武市,遭受種種恐嚇和折磨。

11月9日18時許,黃某被金龍等人拉到靈武市一墓地后,“罰站”3個小時。

夜晚寒氣襲人,陰森驚悚。“身子抖個不停,不知道是怕還是冷。”黃某回憶道。

當天22時,黃某被從墓地拉到一魚池附近,被澆濕身體,遭受強光照射。

“不還錢直接弄死你。”“卸掉你幾塊。”4名男子輪番辱罵,不時用拳頭猛擊黃某的額頭等。

10日凌晨1時,黃某被帶回靈武市區。期間,黃某被禁止睡覺,饑困交迫,瀕臨崩潰。10時許,他趁人不備用手機向姐姐發送定位,于當日12時許被公安機關解救。至此,黃某被限制人身自由46個小時。

目前,17名被告人盡數獲刑,黃某仍要求記者不要披露他的真實姓名。他說,那些人索債堪比鬼索命,他的心理陰影雖未完全驅散,但心里總算踏實了。

TIM圖片20190618063734.jpg

債主反被欠債人圍逼

銀川市的馬先生及愛人楊女士經營著一家設計公司。因為一個設計業務,他的公司及家庭遭到梁明鋼、吳剛等人圍堵、逼迫。

2017年,某公司委托馬先生的公司為進行工程設計。設計按期完成后,對方拖欠馬先生公司設計費約170萬元。當年7月21日,靈武市法院判決:判決生效10日內,對方公司支付拖欠馬先生公司設計費168.5萬元。對方公司未按判決支付拖欠費用,而是委托何國軍全權辦理工程相關事宜。“設計費沒有支付,工程本身還存在質量瑕疵,字我不能簽、章我不能蓋。”面對咄咄逼人的不合理要求,馬先生不為所動。

此后,何國軍聯系梁明鋼、吳剛、祁岳等人,騷擾馬先生、楊女士的日常工作生活,采取各種手段逼其就范。

祁岳等人聯系馬先生未果,雇傭10余名老年人到馬先生公司鬧事。“揪住我的頭發不放的,抱我胳膊、腿的,辱罵我的……他們的做法無非就是逼我簽字蓋章,好讓他們的工程早些竣工驗收。”馬先生說,“這些人還到公司門口噴漆、擺花圈,往辦公室潑糞……”

楊女士訴記者,梁明鋼、吳剛、祁岳等人還糾集部分老年人,跟蹤她的家人,睡樓道堵門,在她家門口擺花圈、潑糞,并向楊女士的鄰居散布各種謠言。“他們在小區騷擾1個多月,占據樓道一個多星期。我一個多月大的小女兒夜夜受驚嚇,婆婆因驚嚇過度被送到醫院搶救。”

因不堪騷擾,楊女士及其婆婆先后7次報警,公司部分員工被迫離職。“明明我們是債主,卻被欠債的人圍堵,有理說不通。”楊女士說,“現在,罪犯全都落網了,正義沒有缺席。”(寧報集團全媒體記者 李濤 杜曉星 何巧云 黃英)

TIM圖片20190618063747.jpg

TIM圖片20190618063741.jpg

繪圖 李雪

TIM圖片20190618064001.jpg


繪圖 李雪


我要評論

用戶評論

已有0人評論
?

評論列表

    浙江福彩15选5中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