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掃黑除惡 | 短命的“地下執法隊”

2019-06-18 來源: 作者: 點擊數:

法庭莊嚴,國徽在上。日前,隨著一聲法槌的敲落,吳忠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梁明鋼、吳剛等17人尋釁滋事、非法拘禁涉惡案進行二審公開宣判,依法駁回上訴,維持青銅峽市人民法院一審判決: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至7年4個月不等,并處罰金。

readimg.jpg

梁明鋼是吳忠市利通區人,2008年9月因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、聚眾斗毆罪、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,2011年6月減刑獲釋。2017年11月中旬至2018年2月初,梁明鋼糾集吳剛、金龍等社會閑散人員充當“地下執法隊”,插手經濟糾紛,采取滋擾、糾纏、哄鬧、造勢、非法拘禁等手段,替人索要債務,幫人“擺平”事端,使被害人產生強烈的心理恐懼,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。

微信圖片_20190618083311.jpg

“‘軟暴力’一般不直接進行人身侵害,但帶給人們的精神傷害是非常巨大的,更是黑惡勢力規避法律監管的主要手段。”一審主審法官分析,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,體現了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對“軟暴力”犯罪采取“硬處理”態度,重拳出擊,保護廣大人民群眾遠離精神暴力侵害。

扔墓地,強光照,逼債人堪比索命鬼

“直到現在我還是感到很害怕,不敢接陌生人電話,說話沒有底氣。”盡管過去了一年半,對于曾經遭受到的“軟暴力”,黃龍(化名)依然心有余悸。

2013年,黃龍從某小額貸款公司借款30萬元,在建設養殖園區過程中因資金鏈條斷裂無法償還,被“地下執法隊”追債。

微信圖片_20190618083316.jpg

2017年11月8日14時許,固原市原州區新時代美食廣場,在這里上班的黃龍被金龍、金鵬、陳亞明、吳思琪強行帶走,挾持到銀川后再赴靈武市,非法拘禁至11月10日12時許,被限制人身自由長達46個小時,期間遭受種種恐嚇要求償還貸款。

9日18時許,黃龍被金龍一行拉到靈武一野外墓地后,被趕下車罰站挨凍3小時。

夜晚寒氣襲人,墓地陰森幽靜,野獸陣陣嗥叫,“身子抖個不停,不知道是怕還是冷。”黃龍回憶。

微信圖片_20190618083320.jpg

22時,黃龍又被從墓地拉到某魚池附近,趕下車后遭受車燈強光照射,還被礦泉水澆濕身體,讓其在寒風中挨凍。

“不還錢直接弄死你”“卸掉你幾塊”“讓狼吃了你”……在野外,黃龍面對著赤裸裸的人身威脅,還忍受著不堪入耳的聲聲辱罵,額頭還不時招來幾擊猛拳。

“完了!這次肯定活不成了。”黃龍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……

10日凌晨1時,這幕長達7小時的野外驚悚劇才結束,黃龍被帶回靈武住地。

期間,黃龍被禁止睡覺,不允許去商店購買食物,饑困交迫。

微信圖片_20190618083324.jpg

一次次非人的身心折磨,讓黃龍瀕臨崩潰邊緣,10日10時許,他趁人不備用手機向姐姐發送定位,才于當日12時許被當地派出所民警解救……

偵辦此案過程中,民警特意前往原州區向黃龍了解情況,包括來電詢問累計4次,掌握了扎實的犯罪證據,“他們對這個案子特別上心,工作特別辛苦。”黃龍說。

盡管施害人已全部鋃鐺入獄,采訪過程中,黃龍依然要求記者在報道中不能披露他的真實姓名,他的精神傷疤至今依然沒有徹底愈合。

“多虧辦案民警打掉了這個惡勢力團伙。”黃龍說如今陰影雖未完全驅散,但心里總算踏實多了。

潑糞,送花圈,債主反被債戶相逼

銀川市的馬先生及愛人楊女士經營著一家設計公司。熟悉他們的人都知道這兩口子為人和善、低調,尤其對于公司業務非常認真負責。然而,讓人想不到的是,因為一筆業務往來,馬先生的公司及家庭也遭受到了梁明鋼、吳剛等人的“軟暴力”。

微信圖片_20190618083328.jpg

事情還要從2017年說起。鴻建公司因委托馬先生的設計公司為其設計工程圖紙,圖紙按期設計完成后,鴻建公司拖欠馬先生公司設計費用共計170萬元左右。當年7月21日,靈武市人民法院宣判:在判決生效10日內,鴻建公司支付拖欠馬先生所在設計公司的168.5萬元設計費。可鴻建公司未按判決于規定日期內支付拖欠費用,而是委托該案被告人何國軍全權辦理工程竣工簽字蓋章等相關事宜。“設計費用沒有支付不說,該工程本身還存在瑕疵,字我不能簽、章我不能蓋,否則就是對自己這份職業的不尊重。”面對咄咄逼人的不合理要求,馬先生堅守職業操守,不為所動。

然而,何國軍卻聯系梁明鋼、吳剛、祁岳等人插手,騷擾馬先生、楊女士的日常工作生活,逼其就范。

微信圖片_20190618083332.jpg

一開始,祁岳等人聯系馬先生未果,便雇傭十余名老人蜂擁至馬先生公司鬧事。“揪我頭發不放的,抱我胳膊、腿的,辱罵我的……他們的做法無非就是逼我簽字蓋章,好讓他們的工程早些竣工驗收。”馬先生說,這還不算最嚴重的,“他們還到公司門口噴漆、擺花圈,朝辦公室地面上潑糞……”手段無所不用其極。

時隔一年半,馬先生提及此事,依然恍若昨日。

楊女士訴記者,梁明鋼、吳剛、祁岳等人糾集部分老人,到其所在小區跟蹤她的家人,拿鋪蓋睡樓道堵門,在家門口也擺花圈、潑糞,并向楊女士的鄰居散布謠言。“當時,他們在小區里騷擾長達一個多月,占據樓道一個多星期。我的一個多月大的小女兒夜夜受驚嚇,婆婆因驚嚇過度被送到醫院搶救。”

由于不堪騷擾,楊女士及其婆婆先后7次報警,部分員工被迫離職。“我至今想不明白,明明我們是債主,卻被欠債的人圍堵,有理說不通。”楊女士感嘆這支“地下執法隊”唯利是圖,顛倒黑白到了極點。

“現在罪犯全都落網了,正義到底還是沒有缺席。”對于掃黑除惡專項斗爭,楊女士一家發自肺腑地予以擁護。

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。

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強大攻勢下,這支“地下執法隊”存在了一年多便被一網打盡,云開霧散,照亮了群眾心頭。(寧報集團全媒體記者  杜曉星 何巧云  黃英 李濤/文 李雪/繪畫)

我要評論

用戶評論

已有0人評論
?

評論列表

    浙江福彩15选5中奖结果